她毫不遮掩把对自己劳工身份的厌恶精心包装成师傳们训斥像呕吐般倾到在到岗的新人身上,大花幸灾乐祸地口吻:得看清楚哈,那可是进口十多万地高档车宝驹比这公交车贵多呢?小伙纳闷:八婆!不知安的什么心,离那么远不这是咒老子嘛!怎么一个劲儿地往冲那车带话题!莫不是,老女人在炫她有多见识!呸!都是劳工阶层,却一厢情愿地帮财主训老子,瞧你那个媚态,好像开好车个个都是她相好,至于如此自贱吗?为了窗外车上的人,就不惜高大上地践踏同事,还不是开公交地八′婆!沉闷地车厢,丝毫不影响大花师傅地兴头,深谙反作用常识船离得更远得反向使劲般的踏低别人骂得魂口都没有,才在中年的凄凉中,找到点整人的存在感,这种孤愤情绪,自从她咬牙按揭了一辆十多万地车,大肆宣扬后,不仅未减退,反而看到街上的豪车仍如往常在她公交车前横冲直撞,反而愈强烈,但她反复告诉自己,大花你不比它差,他开的是BMW,不就是跷尾狗充大尾巴狼的国产,你的虽然才十几万,可那是英伦品质地血统呀,听说以前特招英国女王喜欢,当年水星跑车,可是赛场地跷楚呀,边想紧锁地横眉,边纾展开了,心里美滋滋得嘴角呲开一副让人厌恶地黄牙,小伙心想:老娘们,太邋遢了,还好整天磨讥讥的,也不拾辍辍,一张嘴就得让人受气,哎,霉!正当大花思绪正沉浸在,勉强挤入毫车主阵营,看他们还敢不敢别车瞪白眼,不把老娘放在眼里!我是谁!大花,谁最牛,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脸上又露出忍不住偷乐地表情,突然笑容像是被粘鼠板粘住了,脸绷得紧紧地,鼓大的双眼充满了狐疑,同时小伙像是被人从后推了一下,身子往前冲了一下,还没明白过来!看着快退休的大花师傳,肥胖地身影,竟似狸猫迅捷般地,开门跳了出去,在路口和被追尾的小车司机理论一番,赔偿未谈拢迅既对司机破口大骂……,你这水星跑车,比起公交车的社会公益性,随你什么天价车也没什么了不起……!旁边实习的小伙不动声色地想:老娘们,脸可真厚,一番话倒着说也还那样带劲儿,当初训同事帮有钱人地亲热劲儿,哪去了?修厂私下说600搞定,你却讹人1600元,哎!多好地师傳啊!不光教理论,还现场亲身实战示范,该教的不光教了,竟让老子连不该学的也学了,够了,这经验够让人受用一年了!

真是利益决定立场,立场决定了人的态度。

收了班后,小伙被大花连劝带哄地拖进了星巴克,这店常来,三朋四友欢笑地余音,仿佛又在耳边响起,熟悉的店员,店里环境仍旧,不过,夜里柔和的灯光下,透着些暧昧的气氛,这让他感到有点不自在,毕竟,与她相识,相恋,最终相别,也是这里,打那以后,路过这伤心地,都绕得远远的!

这段经历,大家也有意识地帮他回避,久了像是没发生过一样,临场他像被电怵了样,心里不仅很不是味,还和一个老大姐在这种地方那种别扭劲儿就别提了!小伙心想:大花师傅是存了心揭我的伤疤,还是今天没有折腾够,又闹个什么名堂!在靠落地玻璃窗的桌边,小伙呷着咖啡一答没一答地应付着,大花师傳没完地唠叨。听着听着,小伙心不在焉地思绪,被带进语境中了!原来大花初恋的丈夫早年因公殉职,无子嗣地她守寡多年,其间拒绝了无数地追求,本己为余生不会再起感情的波澜,也许是机缘,在车上救了一个与她龄相仿发病的乘客,在日后的交往中,竞成了恋人,两人情浓,也让她男友事业顺风顺水,在股票的牛市期间很赚了一大笔,升职成了交易所的部门主管,就在大家等着喝他们喜酒的时候,她那个男友突然移情别恋和下属移民出国了,就足这家店的同一个餐桌上对方向她摊牌,小伙听了觉得有点不对劲。:怎么这么巧,和他初恋女友的离别也是在这同一张餐桌上,时间不过相差几天,小伙接着问她男友的名字,是黄歇,一时间小伙全明白了:原来坐在对面的这个大姐就是抢走他初恋女友的前男友的女友!没错黄歇就是当年拐走他的小芊的那个肥佬,当年小芊在他面前,毫不掩饰把自己贬如尘土去衬托对金融界精英上司大山般地崇拜,他只觉得心中隐隐作痛,随即镇定下来,用同病相怜的眼神看着对面的她自顾说话,不过多了分亲近感。大花聊着突然问:小唐,你觉得今天运行有无异常,待小伙回答出大花眼神中期待的正常后,笑吟吟地说:刚才你说这里咖啡好喝,以后常来就是,边说300块己递了过来,小伙慌张地表情,像是被大花看透了给说了出来:不要把给你的想成是封口费那么难听嫌少不要

这段时间,你技能稳中有升,且为人处事沉稳,姐明天就退休啦,也不能教你啦,你的表现放人放心得没有什么可交的。不管这钱你要不要,姐一定要给你,姐是书香门第,虽没有众兄妹有出息,但是秉承,利不可沾尽的家训,所以你该要,你是不是觉得姐今天有点狠宰了那司机一刀,你不知道吧,他可是酒驾,为了息事宁人只有乖乖的掏钱……!看着小伙子睁大的眼睛大花越说越得意,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望着高大丰满却不失苗条的背影,今夜地谈心,己让小伙找到大花近期不近人情地表现的答案,小伙暗自庆幸:不愧是老司机老江湖啊,自愧不知啊!没有白跟她一场啊!黑夜中如释重负行走的大花没有料到,这个后生前段的情史竟会和自己有交集长江后浪推前浪,该后生隐忍不发的城府己远超大花啦!

多年以后,己有幸福家庭的小伙,携家带口地在同一餐桌前,和妻子边呷着老式的咖啡口味,却分享着留学归国儿子的别样人生,己是人父的他不自觉地被熟悉地场景,带入了沉思!庆幸能享天伦之乐,自己经住了诱惑地考验!诱惑他的不是别人,而是抛弃得令他痛不欲生初恋的小芊,小芊在妻子快要临盆地产期,正如当初义无反顾地抛弃他一样,什么也不顾地回国觅死觅活地要重新跟他,比初恋地含蓄还要疯狂地又爱上了他,那怕这男人什么都不是,小芊也要疯狂得没心没肺地爱上他,爱他,平凡也罢,落魄也罢,都是 不是理由地缘由,要说任何一个男人面对如此火力凶猛地爱情攻势不丝毫动心,那只能说他不是男人!作为同样情欲动物男人地小唐,曾两难得抓狂时,己故地花姐那句好处不可沾尽的话,让他茅塞顿开,默忘:纵使月光多情地照明,我心如止水,纵使杨柳拂面,也不动心”就在这句信念地坚守下,家庭得以保全,不时回看店里店外勿匆地人流,细细品味辛福之极地天伦之乐!